大发客户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客户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9 01:01:2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前,失踪了6年又重现的毕业大学生郑永全告诉澎湃新闻,“谢谢大家把我从迷途拉出来,要不是看到你们的报道,我可能现在还没有回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失踪前后的种种迹象:身上有伤、频繁向家里要钱、电话被陌生人挂断、遗落的身份证、跟某电子厂签订的工作合同并不存在等等,成了家人牢牢抓住的“线索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回忆,那晚自己还未找到工作便在网吧留宿,无奈手机欠费,只好用网吧的电话打给父亲报平安,电话却被别人无情地挂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郑永全“消失”的6年里,没有人知道他的秘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沉迷网络游戏是罪魁祸首。事实上,郑永全从高二开始就沉迷于网络游戏,成绩也因此一落千丈,班级排名从前几名倒退到十几名。起初被班主任作为重点生培养的他,最后高考仅考了个大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偶尔深夜回到宿舍,看到室友和家人打电话,他会想回家,尤其是逢年过节的时候。郑永全记得,2016年的春节,宿舍里有一位老头拍了视频给家里人看,他的孙子、女儿、儿子都给他送祝福。“我有点羡慕,过年的时候经常想家,但是就是下不了决心回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好,父母很辛苦,供了我读书这么多年,最后我连个大学毕业证都没拿到,我没脸说出口。”郑永全记得,为了谋生,父亲曾在开拖拉机时腿受过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时隔27年后,张玉环被改判无罪释放。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,恐怕只有他一个人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说,当年被刑讯逼供时胡编了有罪供述,第二天就开始喊冤。他在狱中写下五六百份申诉材料,绝望时曾两次自杀。他始终相信自己将洗脱不白之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2001年11月,江西高院做出终审裁决: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)我被送到监狱里去,申诉就是我的头等大事。没有时间写申诉材料,我就逢年过节的时候,别人休息我就写,多写几封放在那里,没时间写的时候就交一份这个。都写了五六百封了。